本面地址:
当前位置:首页»人妻女友»【欲之花】(娇媚人妻)(01-07) 作者:tjby{2013/8/28更新}
【欲之花】(娇媚人妻)(01-07) 作者:tjby{2013/8/28更新}
2009/12/13 首发於:春满四合院


第一章
  「老公,路上小心點. 」蘇敏整了整丈夫的衣領,體貼地吩咐道。

  「嗯,我知道了。」張強幸福地回應,「你在家也好好休息,畢竟剛從國外回來。如果悶就出去轉轉,這些年濱海市的變化挺大的。」說完,臉上帶著些許的驕傲,精神抖擻地走出了家門.

  任何男人娶到了蘇敏這樣女人,心中都會有些自豪的。

  蘇敏今年二十五歲,正值花開最盛的年齡.

  淡雅清艷的出眾容貌,粉嫩脂盈的白皙皮膚,豐腴緊翹的傲人身材,加上文靜賢淑的氣質,能令任何人心迷神醉。

  目送老公的轎車離開,蘇敏清歎一聲,斜斜地倚在門框上。

  她和張強相遇在大學校園,那時她擁有無數的追求者,卻獨獨看上了善良淳樸、勤勞好學的張強。兩人相識相愛,譜寫了一曲美好的校園戀歌。

  張強的家境貧寒,而蘇敏的父母都是大學的教師,因此非常反對兩人交往。
  最終他們拗不過獨生愛女,只得有條件的同意兩人交往。他們的條件就是在大學畢業之後,蘇敏必須出國留學幾年。這樣的要求,無非是想檢驗一下兩人的愛情,也想讓女兒出國長長見識,多接觸些別的男人。

  蘇敏的父母低估他們女兒的決心,蘇敏答應去英國就讀MBA學位,卻在臨走之前,與張強一起領了結婚證,舉辦了一個雖小卻熱鬧的婚禮,最後,又獻上了處子的貞節,為此,蘇敏與父母大吵一架,險些翻臉。

  就這樣,帶著張強送給她結婚戒指,帶著兩人的不離不散的約定,蘇敏漂洋過海去了遠方的英倫。

  三年之後,蘇敏學成歸來,張強也在濱海市幹出了一點名堂,在一家公司任業務經理。蘇敏的父母認可了兩人的關係,與張家一起出資,給小兩口買了套房子,期盼自己的女兒就這麼平平淡淡的幸福生活下去。

  「平淡地生活下去嗎?」蘇敏喃喃自語道,抬起左手遮住有些刺眼的日光,無名指上的戒指反射出奇異的光芒。

  這是枚白金戒指,是張強辛苦打工一年才買回來的白金戒指,也是出國前張強親自為她戴上的。這個戒指,曾是她幸福的證明,曾是她堅持的信仰。

  「老公,是我對不起你……」

  望著閃閃發光的戒指,蘇敏鼻樑有些酸楚,兩行清淚劃上了秀美的臉龐。
  蘇敏定了定神,從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機,再次翻出了那條讓她牽腸掛肚的短信,上面只有短短一句話:「敏,我也到濱海了,若有意,聯繫我。」

  雖然是個陌生的號碼,蘇敏卻清楚的知道它的主人是誰.

  「我真是犯賤,幹嘛要把自己的手機號寫在QQ資料上……難不成是我在期待什麼?」想到這裡,蘇敏狠狠地搖了搖頭,「不行,我已經發過誓了,回國後要忘掉那一切,好好地愛老公,好好地做老公的妻子……」

  蘇敏又看了看那條短信,鼓足勇氣按下了刪除鍵.

  刪掉短信之後,蘇敏長長地舒了口氣,慶幸自己戰勝了心中的惡魔,守住了自己,也守住了自己的家庭。

  哪知就在這時,手機又輕輕地震動起來,清脆的鈴音提示又有一條短消息。
  蘇敏的心怦怦地跳了起來,打開一看,卻是系統信息,提示她手機綁定的電子郵箱中收到了信件。

  「應該是哪位老同學發過來的吧……」蘇敏一邊安慰自己,一邊迫不及待地回屋打開了手提電腦. 她也說不清自己為何非要用電腦登錄郵箱,說不清自己為何會這麼惴惴不安。

  一看到發信人那熟悉的名稱,蘇敏頓覺心驚肉跳。

  「沒什麼大不了的,看過之後刪除便是了。」蘇敏為自己打氣,顫巍巍點開了郵件。

  「敏?回國後一切可好?昨天的短信並非我有意違背諾言,只是因緣巧合下我也來到了濱海,說起來,這個城市比起倫敦來更讓我感到陌生。身在異鄉的感覺你我都熟悉不過,因此才忍不住給你發了條短信。我絕沒有打擾你現在生活的意思,要是給你造成了不便,請見諒……

  希望你幸福平安,若在生活或工作中有什麼困難,儘管來找我,我會盡我所能幫助你。」

  信的落款是個簡單的「雲」字,讀到這裡,蘇敏心中五味俱全,忍不住苦笑一聲,自言自語道:「不打擾我的生活……你的一封郵件就已經擾亂了我的心,若你真的出現在我的面前,又怎能不打擾我的生活?」

  說完,蘇敏便將這封郵件徹底刪除了,並且將發信人的郵箱拖入了黑名單。
  她知道這個時候必須決絕,否則她會親手毀掉自己的家庭與幸福。

  下班回家的張強剛一進門,就看到了嬌妻為他準備的豐盛晚餐,不由憨憨地笑了起來。

  「我告訴過你,不用這麼麻煩的,每次都燒這麼多飯菜……」

  「怎麼?你不喜歡我做的菜嗎?」

  「怎麼可能?老婆你做什麼我都喜歡吃,我是怕你累著嘛!」

  「我現在連工作都沒有,怎麼可能累呢?你快去換衣服,要不然一會飯菜都涼了……」

  望著體貼的妻子,張強心中湧起溫馨的感覺,心想老婆留學三年,拿到了碩士文憑不說,還練了一手的好廚藝,看來出國還真是鍛煉人。

  蘇敏的心中卻是另一番計較,她這手廚藝,是為了滿足另一個男人苛刻的胃口才練出來的,若是丈夫知道這件事,會是怎樣的表情?

  英國的那個「雲」,生了張美食家的嘴,即使是一流的大廚也很難滿足他,在為「雲」做飯時,蘇敏總是小心翼翼,生怕不合他的心意。

  而她的丈夫張強,只要是她燒的菜便不住口的誇好吃,彷彿那便是人間少有的珍饈美味,蘇敏雖然高興,卻也隱隱地提不起興致來。

  吃過晚餐之後,夫妻倆有一句、沒一句的聊了起來,聊得多是當年大學同學現今的狀況.

  蘇敏的同學們,無論是那個心高氣傲的班長還是那個志存高遠的學生會長,大都已經婚育,平淡地生活在濱海這個繁華的都市中。當年的兒女情長也好,詩情畫意也罷,如今都已隨著時間的流逝,消磨在柴米油鹽、朝九晚五之中了。
  想到這裡,蘇敏不禁有些悲哀,她自己又何嘗不是呢?「春光莫辜負」,她現在,也只剩下青春的尾巴了。

  入夜,夫妻二人進入臥房,這個房間完全是依據蘇敏的意願設計而成。張強哪怕是一條意見都沒提,在他看來,妻子認為好的,那便是好的。

  「老婆,我們今晚,那個嗎?」張強一臉興奮,請示自己的妻子。

  「如果你喜歡,那便做好了。」蘇敏有些無奈,卻依舊擠出一絲笑容。
  此刻的她剛從浴室出來,修長勻稱的身段在浴袍的包裹下凹凸有致、美艷動人,烏黑的秀髮濕漉漉的,散發著迷人的清香。一對秀眸含情脈脈地注視著自己的丈夫,既是鼓勵,又是誘惑。

  蘇敏期待著丈夫更主動一些,更粗暴一些,她不喜歡張強把她視為不可侵犯的女神。

  等了片刻,張強並沒有如狼似虎地撲上來,扯下她的浴袍,只是呆呆地望著她,等候她的指示。

  蘇敏心中有些失望,將浴袍褪了下來,把晶瑩似玉的完美身軀展現在丈夫面前。

  張強輕輕嚥了口口水,終於走了過來,將屬於他的這具溫香軟玉攬入懷中,臉上帶著興奮的紅暈,憋了半天卻連一句「你真美!」都沒憋出來。

  蘇敏知道丈夫並不是吝嗇讚美之詞,他只是不會說而已。蘇敏也知道,老公雖然興奮,卻無法欣賞她的嫵媚。只有閱盡百花的人,才能欣賞出花朵的獨有風韻;只有嘗遍百酒的人,才能體會出美酒的獨特香醇。

  就像英國的那個「雲」一樣。

  在這個時候想起「雲」,讓蘇敏充滿了愧疚與罪惡,她溫柔地抱著丈夫,全心全意地把自己交給張強。

  張強與蘇敏做愛,只有一種姿勢,那便是「傳教士」式,也就是傳統的男上女下式。嘗試其他的體位與刺激,這樣的想法張強並非沒有,只是他怕傷到自己的嬌妻,也怕嬌妻誤會他,他不想在妻子的心目中留下個沉湎床幃的形象。
  蘇敏就更不會主動要求了,丈夫面前她始終是個知書達理的傳統美女,她不想讓張強看出她的改變。

  就算是同妻子做愛,張強依舊小心翼翼的,生怕弄痛了嬌妻,就像個正在服侍女神的忠誠信徒,認認真真,一板一眼的。

  雖然不情願,蘇敏還是想起了「雲」。「雲」的大腦可謂是天馬行空,奇思妙想無窮無盡,正如「雲」本人一樣,時而是風度翩翩的爵士、時而是脾氣剛烈的暴君、時而是鬼智多謀的奸賊. 總之,與「雲」在一起,每一天都是那樣的新奇刺激,每一次都是那樣的激情蕩漾。

  現在想起,也難怪一向自詡冰清玉潔的自己,會那麼快就被「雲」攻陷自己的心扉,「雲」與張強,實在是兩類完全不同的人。

  如果此刻趴在身上的人是「雲」,自己還會感到這般乏味無力嗎?

  蘇敏心中悄悄地問自己,她隱隱約約地感覺到,如果是「雲」與她做愛,即使像老公這樣一板一眼,她也絕對不會感到無趣與乏味的。

  「我真是個賤女人!」蘇敏在心中狠狠地罵自己,雙腿緊緊地夾住了張強的腰,柔嫩的玉戶逐漸濕濘起來。

  感覺到了嬌妻的變化,張強心頭有了些男人的自尊,更加賣力地抽動起來。
  「對……就這樣。」蘇敏也伴隨著丈夫的撞擊小聲呻吟起來,她的聲線嬌甜膩人,就像棉花糖一樣。

  「老公……就這樣……愛你……」蘇敏斷斷續續地嬌吟著,鼓勵著自己的丈夫,心中卻在大力呼喚著:「老公再用力些,好好懲罰對你不忠的小敏吧,好好懲罰與你做愛時還想著其他男人的小敏吧!」

  張強的衝刺並沒有持續很久,白天的勞累工作讓他非常疲憊,他很快就進入了狀態,在愛妻的體內激情的發射了出來,儘管還帶著避孕套,但他依舊非常滿意……

  蘇敏死死地摟住丈夫,心道若是老公能再堅持一會,她便能跟隨他一起步入靈與欲的頂峰了,現在的她卻是棋差一籌,為了滿足與鼓勵自己的丈夫,也只能裝腔作勢的喊叫了一番。

  她並不擔心被看穿,因她從未在丈夫的身下真正高潮過,雖然她的第一次給了張強,卻是在「雲」的引領下,才領教了性愛的真正魅力,領教了做女人的真正樂趣。

  簡單的清洗之後,張強便沉沉地睡了過去,他明天還要早起去上班,去為了這個家打拼。

  蘇敏躺在丈夫的身邊,卻久久不能入睡,被丈夫撥起的癮頭未能得到滿足,柔美的胴體內燃燒起火一樣的情慾,一隻纖纖玉手就那麼不知不覺地伸向了兩腿之間.

  「不行,不能這麼做,這是背叛。」

  「沒那麼嚴重,只是小小的自慰一下,沒有對不起任何人……」

  兩個聲音在蘇敏的腦海中激烈的辯論著,少婦的嬌軀更加激烈的扭動起來,俏麗的臉蛋紅艷似火,愈發得難以自制。

  這時蘇敏忽然想起了「雲」的一句話:「你老是這個樣子,嘴上說不要,身體卻誠實的很……」

  這句話徹底擊潰了蘇敏僅有的理智,「我就小小的自慰一下,就一下。」蘇敏做出了決定。

  見丈夫已睡得深了,蘇敏靜悄悄地爬了起來,躡手躡腳地走進了浴室。
  浴室中有塊巨大的落地鏡,蘇敏在黑暗中靜靜地觀賞鏡中的自己,鏡中的少婦端秀俊俏,美妙的胴體柔若無骨,玉嫩的椒乳傲然挺立,還有兩條筆直欣長的雙腿。

  想起「雲」對自己的讚美,蘇敏再也把持不住,一隻手捏住嬌嫩的乳頭,另一隻手滑進那隱秘的溪谷、快樂的源泉。

  「哼……」就是這種感覺,蘇敏輕聲嬌吟,雙腿緩緩分開,赤身裸體地坐到了馬桶上,玉手自上而下撩弄自己的肉縫,自小小的肉芽到稚嫩的肛菊,全都在手指的逗弄下散發著快樂。

  她嬌喘連連,混亂的腦海中想起了自己曾在「雲」面前多次這樣自淫過,有時在沙發上,有時在餐桌上,還有時就像現在這般,端坐在浴室的馬桶上……
  「雲」彷彿正在對面笑嘻嘻地看著她,一會誇讚她的美麗,一會又嘲笑她的淫蕩。

  「不要看,好羞人的……」

  「求你了,不要看了,人家……真的不行了……」

  蘇敏就這樣陷入了自己旖旎的幻夢之中,身體漸漸被一種熱烘烘的感覺所包圍,玉戶與嬌乳俱是又麻又癢,雙手更加用力的揉搓起來,纖弱的身體因興奮而不停地顫動。

  「呀……」蘇敏嬌呼一聲,跟著就是一陣猛烈的漿流津注,酥麻無比的洶湧快感衝向她全身,將她所有的理智,所有的氣力一同衝上了快感的頂峰。

  望著自己指尖的黏稠花蜜,蘇敏緊咬櫻唇,體會著餘韻的衝擊,丈夫沒能帶給她高潮,她卻讓自己舒暢淋漓地享受了一番;激情過後,心中卻升起了難言的愧疚與不安。

  她走進浴缸,擰開水龍頭,任由水流擊打沖刷她的雪白纖秀的身體,她想將身心都好好的清洗一番。

  不過蘇敏明白,自慰的痕跡可以洗掉,心中的慾念與不潔卻難以洗清。
  回到臥房,張強依舊甜甜地睡著,臉上帶著滿足的微笑,也許是夢到了自己吧?蘇敏心想,再也止不住眼中的淚水。

  第二日清晨,蘇敏一如既往的把張強送到家門口。

  「老公,路上小心。」她親切地囑咐道,溫柔地吻了吻丈夫的額頭.

  張強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,緊張地向四周看了看,生怕有鄰居看見這送別的場面。畢竟對於東方人而言,吻別還是少見的送別方式。

  丈夫可愛的模樣讓蘇敏心中泛起一股暖流,即使踏入社會數年,張強還像上大學時一樣,保持著本色的純真與善良。

  如果兩人一起走在下著大雨的街道上,張強肯定會像以前一樣,傻兮兮地用傘遮住她的全部身體,而不顧暴雨將自己的身軀淋透。

  張強本身就是一把傘,一把能為她擋風遮雨的大傘。

  這樣的男人,才值得自己全心全意地去愛,這樣的愛,才是平平淡淡生活中的真諦.

  蘇敏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,今生今世一定要好好的愛自己的老公,好好地照顧他,好好地補償他。

  見到愛妻眼中流露出的似水柔情,張強感動非常,他輕輕地抱起嬌妻,在她耳邊小聲說道:「小敏,你真好,能娶到你,真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……」
  兩人耳鬢廝磨了一會這才緩緩分開. 望著離去丈夫的背影,蘇敏心生錯覺,彷彿又回到了青春年少的大學時代;而默默離去的張強,心中也充滿了溫暖,覺得有這樣的愛妻站在身後,前方的道路再怎麼艱險都不怕了……

  得妻如此、夫復何求呢?

  張強昂然地抬起了頭,心想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拿下那個大項目,這樣他的年終獎金便有了保證,而他也就能夠為妻子買一枚代表恆久遠的鑽石戒指了。
  送別了老公,蘇敏回到她與張強的小家之中,這是個約二百平米的獨棟複式住房,有車庫,還有一個小小的花園. 這套房子花掉了她父母大半輩子的積蓄,父母對兒女的愛,總是傾心傾力、不求回報的。

  張強的家裡也出了些錢,雖然不多,蘇敏並不在意。

  她知道丈夫的家境不好,除了張強之外,他們還有個女兒,現在正在大學讀書,正是花錢的時候。張強雖說十分孝順,但畢竟剛剛站穩腳跟,加上妻子剛從國外回來,許多地方都要用錢,老兩口不想拖累兒子。

  蘇敏非常尊敬自己樂觀開朗的公公婆婆,她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見到公婆時情景:那位可敬的婆婆,握著她柔嫩的小手,彷彿握著什麼稀罕的寶貝般,足足握了半個小時,讓一向開朗活潑的蘇敏,都有些不好意思了;而她的公公,更是樂得合不上嘴,指著張強說道:「若是你不好好對待人家,看我打折你的腿。」
  想起了父母,想起了公公婆婆,想起了長輩們對自己的愛護,蘇敏苦澀地笑了起來,他們都被自己文靜嫻雅的外表欺騙了,若是他們知道了自己在英國的所作所為,那會有什麼後果呢?

  蘇敏可以肯定,那時她恐怕沒有臉面再活在這個世上……

  「若真有那麼一天,『雲』會怎麼做?他會對我負責嗎?會遵守他曾經的諾言嗎?」

  這個奇怪的想法飄入蘇敏的腦中,讓她自己都嚇了一跳,她抬起右手,乾淨利落地給了自己一個耳光。

  「啪」的一聲清響,白皙秀麗的臉蛋上出現一個紅紅的巴掌印。

  「你這個蕩婦,怎麼這麼賤?『雲』又怎麼會對你負責?他不過把你當成玩物而已……」

  「老公才是真的愛你,不能再辜負他!絕對不能!」

  蘇敏痛罵自己一番後,心中舒服了些,她知道不能再這樣無所事事,只有盡快找份工作,投入到新的環境中去,才有助於她徹底地忘掉「雲」,忘掉他們的孽緣。

  她在回國前不久,就已經張羅著在濱海找份工作,她在網上投出了幾十份簡歷.

  「雲」說過要幫助她,卻被她堅決地回絕了,她不想回國後與「雲」有任何關係. 為此,「雲」買給她的那些LV的包包、普拉達的鞋子、阿瑪尼的裙子、三宅一生的高檔襯衫,甚至那幾張全球美容連鎖機構的VIP會員卡,蘇敏一樣都沒帶走,全部都留在了那個他們一起生活過的小別墅內。

  留在那裡的,還有花樣繁多、種類齊全的數百雙絲襪;還有足以媲美「維多利亞的秘密」專賣店的眾多性感內衣;還有那些讓蘇敏想起來就會羞慚欲死的情趣玩具……

  這些東西「雲」也不會留下,他說過會把它們統統燒掉,除了其中一件白色的,帶著蕾絲花邊的小內褲。

  那件內褲是蘇敏與「雲」共同製作的紀念品,蘇敏穿了它整整一個星期,期間經歷了無數次的高潮、自慰與調教。「雲」說要把這份別緻的紀念品永遠保留著,以後如果他想她,就把這份紀念品拿出來看一看,聞一聞。

  蘇敏明白,那件內褲對「雲」來說,不僅是紀念品,更是戰利品,一份象徵著征服與勝利的戰利品,一份沾滿了他人愛妻蜜漿、汗液的戰利品……

  那些簡歷大都石沉大海,只有少數幾家公司回了信,可是這幾家要麼條件苛刻,要麼規模不大,總之沒有一家能讓蘇敏看上眼。

  也許應該降低自己的求職標準了,蘇敏心想。

  蘇敏登錄郵箱檢索以前的郵件,因為「雲」已經被拖入黑名單,她不再害怕會收到雲的信件。

  「正好清理一下郵箱,看看還有沒有與「雲」有關的郵件。」蘇敏想,她檢查完收件箱,又查看發件箱,她不希望有任何的漏網之魚.

  不過這時的網速很慢,蘇敏等了半天,也沒打開自己的發件箱。

  「真討厭,無線網絡就是靠不住!」蘇敏抱怨一聲,決定用老公電腦上網.
  張強的電腦在臥房的角落,是蘇敏出國之前便已買回來的老古董,張強平日裡只用它做做報表、打打計劃什麼的,偶爾也用來和遠在國外的妻子聊聊天、發發信。

  因為速度緩慢,又嘎吱嘎吱的怪叫,蘇敏回國後從來沒碰過這台電腦,今天若不是網速不好,她也不會用這台電腦.

  「老公的電腦中不會藏著大量黃片吧?」腦中又冒出奇怪的想法,蘇敏輕鬆地笑了笑。

  剛剛進入系統,蘇敏就被桌面左上角的一個文件夾吸引了,那個文件夾名稱就叫「敏」。

  蘇敏好奇地打開了它,立刻驚訝地張大了嘴巴。

  裡面存放著無數的文本文件,每個文件都由日期命名,這些是她在英國寫給自己老公的郵件,以及他們兩人的聊天記錄。

  是因為張強不太精通電腦?還是他有意要這麼保存?蘇敏並不清楚。

  她卻感覺到了老公的用心良苦,她在英國寫給他的每一句話,張強都仔仔細細地保存好。她彷彿看到,每當深夜降臨,張強就會翻出這些記錄讀一讀,借助這種方式排解心中的孤寂。

  蘇敏死死咬住嘴唇,晶瑩的淚珠掛上了秀美的臉龐。

  她有三分的感動,卻有七分的內疚,這種內疚讓她恨不得立刻死去。

  這樣愛她的老公,並不知道,蘇敏抵達英國後的第二年,就搬進了「雲」的別墅,之後她每次寫信聊天時,幾乎都有「雲」在場。

  有時候,「雲」會讓她穿上滑滑的絲襪,把她修長雙腳高高抬起,左右分開搭在電腦桌上,以這種恥辱的方式寫信;有時候,「雲」會讓她赤裸裸地坐進懷中,一邊舔舐她的欣長的脖頸,一邊讓她與丈夫聊天;有時候,「雲」會從後面溫柔地摟住她,輕聲地念出她寫給老公的每一個字,並且每念一個字,就捏捏她渾圓乳房上的嬌嫩蓓蕾……

  讓他人愛妻在自己的挑逗下為丈夫寫私密家信,「雲」把這當成了一種極大的享受,這幾乎讓他男性的征服欲滿棚。

  蘇敏清醒地記得,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,她雖然也有愧疚,更多的卻是在享受那因羞辱而來的快感,那是一種足以摧毀理智的快感。

  她不僅從來沒有反抗過「雲」的要求,有時甚至會主動配合他,與他一起侮辱自己的老公,褻瀆老公那濃濃的深情……

  「我怎麼會這麼淫蕩?」

  「我還算是個人嗎?」

  蘇敏的心如刀割般疼痛難忍,她飛快地跑到電話旁撥通了老公的電話。
  「怎麼了?小敏?你怎麼哭了?」

  「老公,我想你。」

  「傻寶貝,我剛剛離家二個小時啊……」

  「老公,我愛你,我想抱你!」

  「老婆,我也愛你,我盡快辦完工作,早點回家陪你,好嗎?」

  「嗯……」

  給老公打完電話,蘇敏內疚的心並沒有舒緩,她不知道究竟怎樣做,才能補償自己的老公,才能讓內心平靜一些……

  蘇敏還發現,直到現在,她對「雲」依然沒有一絲恨意。

[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林子口 金币 +1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本页二维码使用微信及QQ扫一扫功能无效
本页二维码(来扫我呀)